首页 >  架空穿越

鸾凤栖长戈小说鸾凤栖长戈第4章火锅大结局无删减全文全章节

鸾凤栖长戈 呜呜文学 2020-06-13 09:17:01
  • 鸾凤栖长戈第4章 火锅完整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

    鸾凤栖长戈第4章火锅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鸾凤栖长戈的小说之资源下载阅读免费在线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鸾凤栖长戈第4章火锅,主人翁是鸾凤栖长戈,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鸾凤栖长戈第4章火锅》主要讲述了鸾凤栖长戈之间的恩怨情仇:沈华英神色一沉,倒茶的动作停在那里,忙问。“世子现在怎么样了?”“别问了,南军帐营全面封锁了消息,只听说那毒本身也不致命,只是会令人染上肺痨。”说道这里柏千堂讥笑道“我说这蒋渊也真是够用心良苦的,一边对霍时穆下手,一边又......

鸾凤栖长戈小说鸾凤栖长戈第4章火锅全文免费阅读:

沈华英神色一沉,倒茶的动作停在那里,忙问。世子现在怎么样了?

别问了,南军帐营全面封锁了消息,只听说那毒本身也不致命,只是会令人染上肺痨。说道这里柏千堂讥笑道我说这蒋渊zjtechexpo.cn也真是够用心良苦的,一边对霍时穆下手,一边又畏惧定边侯府的势力,下个毒都下得这么畏畏缩缩的。

但谁也不能不承认,这恰恰体现蒋渊这人的老奸巨猾,堂堂的侯府世子,既定的未来一品军侯战死沙场还好说。而真要是死于刺杀,即使他后续工作做得干干净净,让朝廷和定边侯府上穷碧落下黄泉也找不出一点蛛丝马迹,按大梁律法他这个交州刺史的乌纱帽也难保。

让霍时穆神不知鬼不觉的患病就大不同了,岭南本就是瘴疠之地,他乡客生肺痨的大有人在,且病来如山倒,山要倒,让朝廷和定边侯府追究谁去?

杯底落回桌面,磕出一声低沉而厚重的响声,一如沈华英的语调。我看蒋渊不仅不畏怯,倒是大胆得很。

柏千堂耸耸肩,见她起身,也跟着站起来。去那儿?

沈华英掀开帘子往外走。去南军营帐。

南军驻扎地距离沈华英的营地还是有一段距离的,沈华英又带了不少士兵随行,天见黑了才到达。

霍时穆的大帐原本已经高挂谢客牌,然而值守的士兵见来访的是沈华英,直接给放了行。

沈华英一路走进来,看见南军将士的脸色都很不好,尤其是霍时穆的亲兵,个个脸上都藏着诸多忧愤,心里不禁有些忐忑,暗中想难不成是那毒药解不了,霍时穆染上了肺痨,这种病虽然不是什么要人命的病,但患了这病的人却无异于一辈子尽毁,毕生与药罐子为伍,终日咳嗽气喘不止,瘦弱得像只发育不良的田鸡。

这对于一个驰骋疆场的将军来说和凌迟处死相差无几。

正这样想着,引路的士兵已经把帘子掀开。

帐内的画面跳出来,尽管沈华英是个沉得住气的,也有些沉不住气起来。

霍时穆正和他的左右副将孟舟,陆羲和围在火炉边涮火锅。

见沈华英进来,霍时穆倒也没什么惊讶,像是就在等着她来赴宴似的,眼睛从锅上蒸腾的白雾中看过来,染了不少水汽,跟两颗刚从水底捞出来的棋子,明亮而光辉润泽。

沈华英被迎入座后,霍时穆就开始赶人,左右各踢了孟舟,陆羲和一脚,道吃这么久了,还没吃够?

孟舟咽下嘴里的一块羊肉,茫然的看着霍时穆。没呀,这不才刚开始。

陆羲和就聪明多了,操起一把大勺子,将锅内的菜捞走大半,边端起碗起身边说。是是,够了,够了,世子,沈将军,你们慢用,末将告辞。孟舟也给他拽了出去。

沈华英也不扭捏,正好半天没进食,饥肠辘辘,就拿起筷子开吃。

霍时穆乐了:你倒自觉。

沈华英边夹菜便道:你倒悠闲。

我这养伤呢,能不悠闲。

沈华英眼睛在他身上转了一圈,道:你这是在养肉吧。

啧。霍时穆一口鲜嫩的羊肉顿时失去了几分滋味。他扬了扬手道我这不仅掉了一块肉,还掉了根骨头。

沈华英看去,这才发现他的左手小指缠着绷带,看包扎的形状,小指赫然已经齐齐断了。

沈华英一口鲜嫩的鱼肉也失去了几分滋味。刺客砍的?

嘿,一个半大的孩子能有这刀法,我自己砍的。

你自己砍的?

那孩子也不是什么豢养的刺客,就是酒肆主人的孙子,受人唆使用淬毒的绣花针刺了我的小指一下。

所以你立即就把自己的手指剁了。

那可不,壮士断腕,就是要一个快准狠,我当时以为是见血封喉的剧毒,后来才知道是致人患肺痨的蛊毒。不过万幸的是,军医告诉我,那玩意不比鹤顶红温柔,中了绝对绝对绝对就废了,总算我这根指头没白费。霍时穆侃侃而谈,说的无心,谈的无意,沈华英却深刻的体会到了一种千钧之力系于一发的危急。

沈华英不禁问:你是怎么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那针上有毒的。出手的是一个孩子,还是一个平日见过的酒馆孩子,谁能料到他手中一枚不起眼的绣花针却是可以毒害人一生的玩意儿。

说不清楚,就觉得那孩子当天有点异常,一瞬间的事能琢磨什么,那种关头都是凭直觉的了。

凭直觉就砍掉自己的一根指头

还好只是指头,砍指头可比断胳膊容易,而且胳膊断了也比指头断了要麻烦多。霍时穆看着沈华英,脸上挂着无所顾忌的笑容。不过,我知道砍仇人的脑袋就要比砍自己的手指容易得多,砍自己的手指我痛,敌人爽,砍敌人的脑袋,我爽,敌人痛。

沈华英放下筷子问:你想说什么?

意思是蒋渊的脑袋是我的了。霍时穆说这话的时候,还是笑的,笑得明朗,笑得自信。

沈华英又拿起了筷子,在锅里捞煮熟的蔬菜。那恐怕还有得等。

霍时穆仍旧浑无半分丧气,喝了口上好的竹叶青,反而露出了十分畅意的神态。所以你我才有这时间涮火锅,浮生一日闲,能偷就要偷啊。说着,霍时穆凑近她,贼道唉,我要给时雄制造点迷雾,只能躲在营帐里装病,无趣得很,明天你在你营里也摆一锅,我偷偷去吃?

交州的局势其实已经很急迫,平静的表面下,暗潮早已如离弦的箭向四面八方急射而去,命定了交州的每个人,牵动着大梁王朝的前途命运,偏偏被霍时穆如此从容自若的说来,也仿佛只是一盘等到收局的棋局。

谁也不能说这种自信乐观的精神能伟大到左右战局,但谁也不能反驳它对周围人那种移默化的影响力——让人觉得前途再怎么艰难也走得过去。

一顿火锅吃得饭饱酒足,沈华英抚平给水汽濡湿皱了的袖子,这才回话:除了炉子,我哪儿什么都没有,你要来食材和锅都得自带。

没问题。

沈华英起身准备告辞,听霍时穆应了这么一嘴,又道:那你多带点,我营里的人饭量大,而且没吃饱绝对不会说自己吃饱了。

霍时穆也跟着起身送了她几步,然后倚着离营帐门帘不远处的一张桌子说:这就难办了,现在各营都忙着招兵买马,军中粮食紧缺,我也过得紧巴巴的,养不起你手上那些人,只养得起你。我的意思是。

霍时穆眨眨眼睛,把话说完,我的意思是,你可以不告诉他们,咱俩偷偷吃独食。

沈华英没去管他的挤眉弄眼,掀帘子出了南军大营。

刺杀还在其次,接下来蒋渊出的最损的招还是勾结交州的富商巨贾囤积粮食,操控粮价。

仅仅用了三个月的时间蒋渊就将郁林的粮食价格提高了二十三倍,到了四月份的时候,大街小巷都横躺着着因为买不起粮食而饿得脱力的人。

这个时候,蒋渊转运粮食到郁林,合浦救济饥饿的人,可是半个月后,他就声称转运的粮食被南北军营的人劫走了,成功激起郁林百姓对沈华英和霍时穆的怨恨。

饥饿的百姓们不断从四面八方涌来,他们围在军营外,一声声的哭告,一声声的埋怨,令人头皮发麻的磨牙声不分昼夜的响起。

沈华英和霍时穆站在哨楼极目看过去,阴雨蒙蒙中蓬头垢面的脑袋密密排列开,沉沉的黝黑盖在冷冷的绿场上,从他们的眼里跳进他们的心底,永无止息。

宣战吧!说这话的时候,霍时穆的手搭在了面前的围栏上,因为太过***,手背显出五条清晰的青筋。

沈华英抿了一下皲裂的口唇,忧心更重。只怕蒋渊和南越四族就等着我们这样做。

现在开战,我们的敌人还是蒋渊和四族,再拖下去,郁林的百姓也要和我们为敌了。

沈华英想了想先点头,再摇头:不宣战,直接派军攻进苍梧郡,交州的粮食大部分都在苍梧的商贾中,先抢占几个粮仓。

夏初,空气中还浮着美人蕉的淡香,这个时候霍时穆主动发兵攻打苍梧,首战告捷,只不过次战就碰到了根硬骨头,两军僵持不下。沈华英原本驻守在郁林南边,修兵以备四族人侵袭,听到消息不得不抽调一万士卒前去支援。

沈华英和霍时穆都亲临阵前,指挥三军作战,南北军和交州军的形势已不相称,军队力量更加悬殊,士卒夜不释弓,晨不离鞍,昼夜不得休息,疲兵一再迎战,一人要敌十人。

一夜激战,东方现白时,阵亡与受伤的士兵遍地都是,霍时穆身边剩下的还不足百人,而且已经疲惫到了极点,难以持稳兵器。

霍时穆也觉得头目眩晕的厉害,但仍然带伤忍痛,振臂鼓舞士卒奋勇回击,重伤和轻伤的士兵也都跟着一跃而起,端着□□杀向敌人,迫使敌骑后退。

等阳光从云端漏出来也没照透弥漫的硝烟,反而使得狼藉的战场暴露无遗,横七竖八的尸首,带血悬肉的兵器陡然被阳光照出一副恐怖荒凉的面目。

霍时穆缓缓转身,就发现身后居然也还站着二三十人,他们的兵器折断了,箭也射完,手无寸铁,初升的阳光在他们脚下拉开一条狭长的影子,影子看起来却也还比人健壮些。

走,回营!

点击免费阅读鸾凤栖长戈第4章火锅全部章节!

鸾凤栖长戈小说仅代表鸾凤栖长戈第4章火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