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架空穿越

徐教授的念念不忘全文下载资源无删减(赵听溪徐清川小说)

赵听溪徐清川 小宇文学 2020-05-19 15:27:30
  • 徐教授的念念不忘合集版免费阅读-徐教授的念念不忘(赵听溪徐清川)完本小说完结免费阅读

    赵听溪徐清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宇文学徐教授的念念不忘全章节全文下载无删减完本专栏

    点击在线阅读>>

小宇推荐一部2020火爆小说徐教授的念念不忘,这部小说的主题正是赵听溪徐清川,全文思路清晰,情节动人,小说描述了赵听溪徐清川之间的缠绵故事:遗憾的是徐清川已经不记得她了。后来,一次拍摄赵听溪不慎落水,恍惚间她听见有人一声又一声地轻唤她:溪溪乖,醒一醒好不好?她慢慢睁开眼,...

赵听溪徐清川小说徐教授的念念不忘全文免费阅读:

徐清川从会馆出来问邹勤要了酒吧的地址。
晚上七点多,剔透的霓虹穿过林立的建筑照亮城市的街头,路上车流如注,此起彼伏的汽笛声惹人烦躁。
酒吧里人声鼎沸,服务生见到徐清川进来熟练地将他引到邹勤的卡座上。
这间酒吧是邹勤名下的产业之一,邹家在寅城名气不小,邹勤的爷爷曾是香港餐饮巨头,晚年将产业转移到了寅城,如今邹家仍旧主攻餐饮行业,旗下有不少知名酒店、会所。
邹勤长了一张“祸害脸”,也没少干“祸害事”,不过人品不差,懂得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邹家交到他手上的产业都经营得像模像样。徐清川和邹勤同龄,两人一冷一热,没想到却成了十几年的好友。
徐清川到时邹勤已经微醺,眯着眼睛看了他好一会儿才认出,控诉道:“徐教授你怎么回事?!叫你来你不来,说不来了一会儿又要来。你那拧巴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改!”
徐清川没理他,冲旁边的陆文霆叫了一声,“文霆哥。”
陆文霆比徐清川和邹勤大几岁,十几岁时就跟两人认识了。邹勤脑子活又不服管,小时候没少惹事。而徐清川别看冷清清的一个人,邹勤淘气的时候他也出了不少主意。他俩每每被人发现要挨打时都是陆文霆出面顶锅的。
后来陆文霆去了部队,三人在一起的时间就少了,可每逢陆文霆放假都少不了要聚一聚的。
今天刚好陆文霆到寅城执行任务,邹勤给徐清川打电话叫他出来,开始的时候徐清川说走不开,可是没过十分钟又问他要了地址。
陆文霆拍了拍徐清川的肩膀,借着不甚明朗的光线看了看他问:“怎么了,心情不好?”
“没什么。”徐清川勾了勾唇。
邹勤抬头看了看,扯着陆文霆的衣服嘟囔道:“文霆哥别管他,让他憋着吧,憋死他!”
徐清川扫他一眼,叫来服务生把他的酒换成了柠檬水。
邹勤“哎哎”两声,眼睛瞪得老大。一旁的陆文霆忽地咳嗽一声。
邹勤“唰”地缩回手,脑袋也耷拉了下去。
怂得像只鸡崽子。
没办法,少年时期的阴影太重了。那会儿整个邹家乃至寅城都没人能治得了邹勤,唯独陆文霆。不用打也不用骂,只要一个眼神邹勤就乖乖靠墙角站去了。
一物降一物。
徐清川没憋住,扭开头用拳挡住唇笑了起来。
邹勤骂了他一句“斯文败类”,想了想觉得自己在陆文霆面前的确挺怂的,于是也跟着笑。
两人对视一眼,又看了看旁边的陆文霆,三人莫名其妙一顿傻笑。
最后笑得邹勤的脸都酸了,捂着肚子喊停。
陆文霆用手点了点邹勤又点了点徐清川说:“多大人了,还跟以前一样。”
“哥你以前真的是吓到我了,”他学着陆文霆的样子挺直脊背,眼皮往上一翻,“你就这么一瞪,每次我都感觉呦……想尿裤子!”
陆文霆用手揉了揉额头,堪堪止住笑意说:“你那不是怕我,我估计你是怕僵尸……”
三人又笑开了。
邹勤嘬了口柠檬水,忽然感叹道:“不过啊还真是怀念我们小时候,自由自在啊。”
陆文霆扫他一眼,“怎么,现在谁绑住你手脚了?”
邹勤:“那倒也不是,怎么说呢,就是不太一样。你们想想,小时候多美啊!想逃学就逃学,想交什么样的女朋友就交什么样的女朋友,”他朝徐清川抬了抬下巴问:“你说是不是,徐教授?”
徐清川抬眼看他,慢悠悠地说:“我不逃学。”
邹勤撇撇嘴,指了指陆文霆又说:“文霆哥逃过学,我记得高中那会儿还交了个校花女朋友呢,初恋,是吧哥?”
陆文霆:“你还知道初恋,你还记得你初恋吗?”
邹勤眯起一双桃花眼想了又想,笑嘻嘻地说:“你问的是几岁的初恋啊?”
徐清川无奈地摇了摇头,邹勤手一指又说:“你别笑,徐教授,你那年暑假交的那个小女朋友呢?叫叫……叫什么来着?”
没等邹勤说完,后背被陆文霆拍了一巴掌。
邹勤是真没少喝,这会儿脑子也宕机了,“怎么着,不能说?那姑娘名字烫嘴?”
陆文霆瞪他一眼,没说话。
徐清川叫了一杯啤酒,低垂着眉眼慢条斯理地倒上。
邹勤啧啧两声小声嘟囔道:“不光烫嘴,还烫心啊!”他不死心地撞了撞徐清川说:“川哥,有没有那姑娘的照片?让我见识见识究竟什么样的姑娘能入得了你的眼呗。”
徐清川的声音被啤酒冰得有些凉,“没有。”
邹勤一脸惋惜。
过了一会儿,徐清川喝了小半杯啤酒,一本正经地说:“没有照片,也没有人入了我的眼。都是小时候跟你们说着玩的事,以后不用当真了。”
邹勤跟陆文霆对视了一眼,都没说话。
陆文霆第二天要回部队,三人没聊太久。快结束的时候邹勤忽然说:“对了,我明天有个相亲,”他转而面向徐清川说:“徐教授陪我一起去吧?我怕对方看我太帅有什么危险的想法,我需要你的保护。”
徐清川:“不去。”
邹勤:“……你不怕我危险,就不怕那姑娘危险吗?”
他是真想找个人陪着一起去。说起来这也是邹公子第一次相亲,以前跟小模特、小网红也交往过,不过他心里很清楚,大家各取所需,走不到最后的。这几年家里催得越来越紧,还几度了断他跟身边莺莺燕燕的联系,他索性动了“找个家里满意的人应付交差”的心思。可是让他撩个妹子他能列出一百零八种方法,但让他正正经经跟个女人相亲他想想就发怵。
陆文霆拍了拍徐清川的胳膊说:“去吧,帮他掌掌眼,这小子也不小了,要是能定下来也是件好事。”
徐清川睨了邹勤一眼,说:“时间、地点发我手机上。”
**
聚会结束,赵听溪拖着一身疲惫回了家。
不是身体疲累,是心累。
这两次遇见徐清川都极度尴尬,明明认识还要装做不认识,明明记得还要装不记得了。
她这影后级的演技全都发挥在徐清川面前了。
赵听溪叹了口气换了套健身服,拿着水杯和毛巾去了健身房。
运动让我放松!
运动让我忘记烦恼!
赵听溪正汗如雨下的时候手机显示黄瀚打来了电话。
黄瀚和岑静是赵听溪的高中同学,三个人玩的最好。
赵听溪性格外向活泼,考试或者学校的各种活动安排她总能第一时间在其他同学那里打探到消息。
岑静成绩好,又认真细致,主要负责出谋划策和考前辅导。
至于黄瀚嘛,黄瀚没什么大的优点,作为男生体力活都是他的。比如帮两人搬个桌椅、打扫个教室之类的。
赵听溪在国外这几年黄瀚都跟她保持着联系,据说现在已经是电视台的名牌主播了。
“老同学?”黄瀚的声音很悦耳,熟稔中带着几分调侃。
赵听溪弯着眼睛,“大主播,能不能不要用播音腔跟我说话,我地上的鸡皮疙瘩已经捡不过来了!”
黄瀚笑开了,询问了一些赵听溪的近况,两人约好有空一起吃个饭聚聚。
“对了,”赵听溪问:“你和岑静还有联系吗?从我走之后就联系不上她了,她是不是也……在生我的气啊?”
“应该不是的,她也没有跟我联系过。”黄瀚顿了顿又说:“你别想太多了。其实我很早就觉得,岑静跟我们不一样,早晚要跟我们走散的。”
赵听溪没接话。
岑静的家庭条件很差,她很小的时候爸爸就因为抢劫进了监狱,妈妈没坚持多久也跟别人跑了。家里全靠一个体弱多病的爷爷撑着。
她从不买新衣服,经常拖欠学费,甚至有时候连续几天吃不上饭。
赵听溪经常接济她,买什么吃的都会给她带一份。
岑静很细心,也经常照顾大大咧咧的赵听溪。
那么要好的朋友一下断了联系,赵听溪每每想起心里就有些难过。
黄瀚似乎意识到了赵听溪的不悦,急忙补救道:“嗨,我就那么一说你别放心上。等我回未县的时候再找人问问。我之前听人说岑静爷爷去世了,她大学毕业以后就没回去过。你刚回国也没什么人脉,抽空我托人去她大学打听一下说不定就有消息了呢!”
“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就是想知道岑静现在过得好不好,她以前太苦了。”赵听溪轻轻叹口气,说:“那这件事就拜托黄大主播啦,有消息一定第一时间告诉我。”
**
邹勤相亲的地点定在了公司旗下的一家会馆,徐清川按照邹勤约定的时间准点到达会馆,进门后就发现邹勤和他的相亲对象已经到了。
两人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女人背对着门口,头发扎成一个低马尾,身穿一件宝蓝色的长裙,身形窈窕、皮肤雪白。
邹勤坐在她对面,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两人不知在说什么,难得在邹公子脸上看出几分羞涩的模样。
徐清川觉得有些好笑,快步走了过去。

徐教授的念念不忘免费阅读

赵听溪觉得还是应该把自己相亲的目的跟对方说清楚,而且听汤倪的描述邹勤也是单纯想找一个结婚对象应付家里而已。
“邹先生,其实……”她话刚出口,见邹勤眉梢一挑朝着门口的方向兴奋地一抬手,“这里!”
赵听溪回头,就看见眼角眉梢带着几分笑意的徐清川正朝这边走来。他穿了一身休闲装,白衣黑裤,身形颀长,矜贵中透着淡淡的慵懒气息。他单手插在口袋里,沐浴着光影朝这边走来,仿佛一场电影的开幕。
邹勤忙起身介绍:“这位是我好哥们徐清川,在C大任教。”
他又指了指赵听溪对徐清川说:“这位是赵听溪赵小姐,最近刚回国……”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个字被生生咽了回去。
他看看徐清川,又看看赵听溪,发觉这两人很不对劲。
徐清川所有的笑意都在看见赵听溪的瞬间收敛起来,他呼吸渐重,唇线绷直,眉峰微微蹙起,正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女人。
邹勤和徐清川是多年好友,自然知道这是徐清川极度不高兴的表现。两人相处的这么多年里,邹勤甚少看到这样的徐清川。
而赵听溪也愣在了原地,她红唇微张,一脸错愕地望向徐清川。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沉浸在各自的情绪中谁也不肯动。
邹勤立刻察觉出其中的不对,他扯了扯着嘴角又换上笑容,轻咳一声说:“那……别干站着了,两位都先坐吧。”
赵听溪先收回了目光,她抱歉地冲邹勤笑笑,坐回了位子上。
邹勤用胳膊碰了碰徐清川,小声问:“怎么回事?”
徐清川冷冷看他一眼说:“你不是想看我前女友长什么样子吗?”说着他冲赵听溪的方向抬了抬下巴。
邹勤眼睛瞪得老大,怎么也从容不了了。他指着赵听溪“这这这”了半天没说出一句全集的话来。
前女友?
赵听溪蓦的转头看向徐清川。
她哪里是什么前女友,不过是求而不得罢了。
他为什么这样说?为了让她难堪?为了让他的朋友远离自己?或者是什么别的意思?
况且,他不是不记得自己了吗?
原来不是不记得了,只是不想理会她而已吧。
赵听溪心底生出一片淡淡的悲凉。
然而徐清川根本没有回应她的目光。
他拉了把椅子坐在赵听溪对面,单手边敲桌面边说:“赵小姐最近出现在我身边的次数似乎有点多。”
赵听溪拧眉看他,徐清川缓缓抬头迎上她的目光,继续说:“难道赵小姐想和我破镜重圆?抱歉,我并没有这个打算。”
赵听溪眯了眯眼,感觉胸口仿佛被人勒住一般,她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徐教授您想多了,我并不是故意出现在你面前的!”
徐清川从鼻尖发出一声轻“嗯”,他缓缓抬眸看她,“六年前你也总是这样说。”
赵听溪忽然顿住,所有的理直气壮都被这一句话击碎。
那年暑假,为了制造和徐清川的偶遇,她有事没事就往徐老师家里跑,还经常去他打球的体育馆,去他看书的图书馆……每每见到徐清川她都热情地迎上去,然后笑吟吟地说:“我可不是故意出现在这里的哦,都是缘分指引我的!&rd全文阅读quo;
赵听溪张了张嘴,发觉浑身都在抖,视线也有些变得模糊。
“那个……”邹勤实在看不下去了,想说点什么打个圆场。
徐清川看向他问道:“还不走吗?”
邹勤:“什么?”
徐清川站起来,“你是想留在这里继续和我前女友相亲吗?”他扫了一眼赵听溪又对邹勤说:“别看见好看的就动心,有些女人一旦你动心了人家也就对你失去兴趣了。”
邹勤难看地咧咧嘴,连声和赵听溪说了一堆“对不起”、“不好意思”然后跟着徐清川出了会馆。
世界安静下来,会馆里只剩下低沉的音乐声。赵听溪却觉得耳朵嗡嗡作响。她低下头,双手交叉在胸前紧紧抱了抱自己。
气愤吗?
很气愤。
但更多的是委屈。委屈过后又是无从辩白的无力感,因为当年的她的确是费尽了心思接近人家。
可是那年的徐清川虽然经常冷脸,但从来没有把她从身边赶走,她还以为……赵听溪自嘲地笑笑。
原来这么讨厌她吗?
她第一次开始反思,当年那个义无反顾的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以至于这么多年来徐清川都还耿耿于怀。
就这样静静坐着,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手机铃声打破了她的思绪。
赵听溪摸过手机一看,是赵境辰的号码,她吸吸鼻子划开接听。
赵境辰的声音很急,“赵听溪,你这个破会馆怎么进啊?”
赵听溪“啊”了一声问:“你在会馆外面?”
赵境辰:“废话,赶快告诉我怎么***。”
两分钟后赵境辰喘着粗气坐在了赵听溪对面。
赵听溪觉得今天的世界简直太魔幻了,她脑袋有些转不过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赵境辰一直没抬头,坐在对面噼里啪啦地敲着手机。听见赵听溪的问话她手上一顿,磕磕绊绊地解释:“我……在外面看着有个人很像你,就……想进来确认一下。”
说完又继续摆弄手机,过了好一会儿他终于勾起了嘴角,然后把手机往桌上一放,挥手叫了一声:“服务生,点单!”
赵境辰一连点了六菜一汤。赵听溪意外地发现竟然全是她喜欢吃的。
她深呼吸努力平复一下心情,不想让赵境辰看见自己难堪的模样。
赵听溪喝了口汤,打量起赵境辰来。少年的眉眼张开了许多俨然一个帅气小鲜肉了,他个子窜得很快,当年她走的时候赵境辰踮着脚都没她高,现在看来至少要比她高出大半个头了。
多年不见的亲人重逢让赵听溪暂时忽略了徐清川带来的愤懑。
赵境辰不说话,上了菜就开始低着头吃。气氛有些尴尬,赵听溪给他倒了一杯饮料提醒道:“你慢点,小心噎着。”
赵境辰抬头看他一眼没说话,手里的动作却慢了下来。
“美国好吗?”赵境辰忽然问。
赵听溪筷子一顿,摇了摇头。
赵境辰嗤笑一声,“别逗了,不好怎么还有人宁愿抛弃家人也要去?!”
赵听溪放下筷子正色道:“小辰,我当年离开不是因为……”
“好了好了!”赵境辰抬手制止赵听溪继续说下去,“你愿意去哪是你的自由,你不用跟我解释。”
赵听溪沉默下来,偏头望向窗外。
赵境辰停下手里的动作偷偷瞄了瞄赵听溪,见她鼻尖发红,眼睛空荡荡地看着远处,他烦躁地舌头顶了顶腮边,过了好一会儿又别别扭扭地问:“你去……当演员了?”
“嗯,”赵听溪慢慢转过头,有些意外地问:“你看过我的电影?”
赵境辰耳廓有些泛红,大着声音否认:“我哪有那么闲,还去看你的电影?你以为你很红吗?!”
赵听溪看明白了,赵境辰就是找别扭来了,一旦真惹了她不开心他自己心里又过意不去。
她觉得挺有意思的,仿佛又看到了多年前的那个口是心非的小男孩。
她抱着胳膊往椅背上一靠,“对啊,我就是很红啊,过几天还要去你们学校录综艺呢,到时候你可以带你同学来找我签名哦!”
赵境辰气得脖子发红,“谁要你的签名!”他白了一眼赵听溪又说:“你可真是爱出风头,从小就是,说什么以后要当明星,现在真是梦想成真啦!”
赵听溪捋了捋头发,美滋滋地看着他。
赵境辰吃饭很快,结束得也快,这会儿就算没吃饱也要被赵听溪气饱了,他放下了筷子把碗推到了一边。
赵听溪:“你吃完了?”
赵境辰点了点头,他摸了摸鼻子不自在地说:“你吃吧,我……我陪你。”
赵听溪噗嗤一下笑出声。
赵境辰嫌弃地扯扯嘴角。
两人吃完饭,赵听溪叫来服务生买单。服务生很客气地说:“你好女士,你们这桌刚刚徐先生已经买过单了。”
“徐先生?”赵听溪红唇微启,错愕地问:“请问是哪位徐先生?”
服务生礼貌地回道:“是徐清川先生,他临走的时候交代说不管你们消费多少都记到他的账上。”
赵听溪沉默下来,想起他之前咄咄逼人的样子,萌生了打包两车帝王蟹的念头!
和赵境辰出了会馆,赵听溪本想叫司机开车送他回学校被赵境辰拒绝了,他坚持要自己坐公交车回去。
赵听溪只好答应,又嘱咐他注意安全。
赵境辰走了几步又小跑着回来,十分认真地说:“赵听溪,你要对徐清川好一点。”
赵听溪没明白他的意思,还没等她问,赵境辰就风一样地跑了。
**
这家会馆离C大不算太远,赵境辰上了公交车找了个位子坐下。
他看了看自己随手抓起的T恤皱了皱鼻子。
有点遗憾跟赵听溪重逢的第一面都没打扮得好看一点,不然以他如今的盛世***一定能惊到她的。
也不知道那会馆里的饭菜有什么好吃的,他想起中午没来得及吃完的那一大碗牛肉粉不禁啧啧两声。
赵境辰翻出手机给徐清川发消息:徐老师,我陪我姐吃完饭了,你放心吧。
过了一会儿,那边回复过来:谢谢。

赵听溪徐清川小说资源

以上就是小说资源的徐教授的念念不忘 完整资源全集版全文阅读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以笔为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资源,等你发现哦!

点击免费阅读徐教授的念念不忘全部章节!

赵听溪徐清川小说仅代表徐教授的念念不忘作者观点,不代表小宇文学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小宇文学导读网

声明 | 小宇文学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