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架空穿越

林盈盈小说七零旺家白富美在线全文完整版分享

林盈盈 呜呜文学 2020-06-20 11:49:15
  • 七零旺家白富美合集版免费阅读-七零旺家白富美(林盈盈)全本小说完结免费阅读

    七零旺家白富美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林盈盈的小说之小说资源大结局全集下载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七零旺家白富美,主人翁是林盈盈,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七零旺家白富美》主要讲述了林盈盈之间的恩怨情仇:林盈盈是个娇气包,穿越后得了怪病,又惨被老子丢到乡下种地磨练革命意志。割麦子第一天,林大小姐又累又晒,哭唧唧jpg.突然,她发现那个又高又帅的兵哥哥能治她的病!...

林盈盈小说七零旺家白富美全文免费阅读:

很快,霍青山的马就被一群泥猴子给包围住了,让他寸步难行。
在孩子们眼里,他就是甜甜的糖,那个仙女姐姐会给他们糖吃哦。
霍青山只得翻身下马,尽量表情和语气都柔和一些,“这是干什么?”
一个泥猴子理直气壮道:“等糖啊!”
霍青山露出一丝无奈的表情,“我回来的急,没有买糖,下一次好不好?”
小孩子们摇头,“不用你给,仙女姐姐给!”他们骄傲得很。
霍青山:“…………”
然后他就看到知青点方向传来一阵***动,又是一群泥猴子簇拥着一个身材曼妙窈窕的女孩子出来。她穿了一件淡绿底小白花的长袖连衣裙,白色的长尼龙袜包裹住纤长匀称的小腿,脚上踩着一双白色的皮鞋,像朵轻盈的云一般飘了过来,
清丽脱俗如一朵雅致的小花,瞬间照亮了原本晦暗单调的乡间土路。
柔和的晨光泼洒下来,绝美少女将小花伞撑开,步步生莲,裙裾飘香,走到他跟前,她把小花伞歪了歪露出一张明丽洁白的脸,朝他嫣然一笑,“霍青山,你回来啦。”
如莺声呖呖,娇软动听,落在耳朵里让人整个耳廓连着大脑都酥了。
泥猴子们兴奋地喊着,“嗷嗷嗷,吃糖咯,吃喜糖咯!”
林盈盈掩口轻笑,丝毫不害羞,她从自己的小提包里往外抓糖,一个孩子三颗,把小提包鼓囊囊的肚子发空了才拉倒。
她笑得比糖还甜美,“回头再补讲故事哟~”
泥猴子们纷纷表忠心,“仙女姐姐,以后我们帮你看着霍青山!”
林盈盈朝他们挥挥手,然后转身面向霍青山,表情有点娇羞,俏皮的眼神却带着一丝嚣张。
瞧,你躲着我,我不是也逮到你了么!
霍青山面色冷峻,眼神清冷地看着她,有点不确定眼前这个自信张扬的大小姐就是在自己胸前抖成鹌鹑的女孩子。
林盈盈:“咱们是先去见你母亲,还是先去打申请扯证?”
霍青山俊眸眯了眯,嗯,这直白大胆的语气是一个人。
他润了润嗓子试着放软声音,“大队长给你解释过?”
林盈盈点头,俏皮道:“怎么,你以为我会被愚昧的迷信给吓到?那是没有科学依据的牵强附会罢了。你现在23岁,这23年里死了多少年轻女人?要是胡乱攀扯,都能和你扯上点关系,那都是你克死的咯?”
霍青山被她说得眼梢扬了扬,他自然不信的,却也懒得去管。
林盈盈再接再厉,“再说了,和你议亲的那几个女人,也没有都死不是?如果说你克妻有科学依据,那她们都得死掉才算吧。你说呢?”
霍青山垂眼看她,淡淡道:“你不怕?”
林盈盈扛着自己的小花伞,挺了挺胸脯,“当然!除了怕苦怕累怕晒,我林盈盈从小到大就没在怕的!”
看把她骄傲的。
霍青山的视线在触到她挺起的漂亮胸脯时,跟被烫到一样赶紧移开,眼睛里仿佛一把火在烧。
林盈盈娇笑一声,俏皮道:“我不但不怕,我还肯定有人故意散布谣言,回头把他给揪出来就是。”
霍青山不知道她是天真烂漫还是骄纵任性,缓缓道:“婚姻是终身大事,不可草率,你还是和父母好好汇报。”
林盈盈桃花眼一亮,弯翘的长睫忽闪着,狡黠道:“呀,你也想和我结婚的,是吧?”
霍青山:“……”他什么说想和她结婚了?
林盈盈:“不想娶我,你就直接说不想娶,要我和父母好好汇报是不是怕我爸妈生气怪我?你放心好啦,现在提倡婚姻自由,我爸妈非常开明,既不干涉我哥哥们的婚姻,自然也不会干涉我的。我喜欢的他们就喜欢,而且你救过我,他们只会更喜欢你。”
说话间她就凑近他一点,嗅到他身上清爽好闻的气息,她的心情也越发愉快。
隐疾治愈有望,可歌可泣,当浮三大白!
霍青山额角的青筋鼓起来,正面回答她,“我不想和你结婚。”
他也不再上马,就那么牵着马回家了。
林盈盈便跟上去。
他步子大,一步顶她三步,没一会儿她就追得气喘吁吁起来。
眼见着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林大小姐索性撒娇耍赖,“青山哥~~,我的心脏说它昨天吓死了,到现在还抽抽,它说看见你才***点。你怎么能这么欺负它?”
她蹲在那里揉脚踝,仰着头噘嘴控诉他,水亮的桃花眼里不知道是天生水汪汪还是含着泪珠,说不出的***可爱,美丽动人。
她是一只骄傲的孔雀,骄傲中还带着娇软俏皮,并不是蛮横无理的那种,很能撩拨人心底的保护欲。
霍青山回身只看了一眼便握紧手里的缰绳,待要转身毫不留情地离开,却从她眼底看到一抹水光,豆大的水珠从她弯翘的睫毛上跌下来,柔弱堪怜,他的双脚就被什么给钉住似的。
他深吸一口气,冷淡道:“你这么娇气,我不适合你。”
林盈盈轻轻地咬着嘴唇,他没说“你娇气不适合我”却说“你娇气,我不适合你”,瞧瞧,她选的男人多好,多体贴啊!
她站起来踩着小皮鞋噔咯噔跑到他跟前,傲娇道:“你搞性别歧视,这是要犯错误的。伟大领袖说了,妇女能顶半边天。我们不能以性别来区分革命性,更不能以力气大小来区分,我们要透过现象看本质。”
霍青山蹙眉,“哪一篇说的?”
林盈盈挺直了胸脯,扬着精致美丽的小脸,挑衅着他,“就是说过的!我读书多还是你读书多?你要跟我掉书袋么?要不要从资本论开始说起?”
霍青山闭嘴了,转身默默地往前走,他放弃穿过整个村子回家,而是去人少的河边刷马。
趁早跟她说清楚,让她莫再纠缠。
林盈盈跟胜利的大将军一样,轻快地走在他身边,她步伐小力气小走得慢,他虽然不会缩小步子迎合她,但是会走两步就停一停,这样她就能跟上了。
她心里笑喷了,这男人看着又冷又硬,眼神锋利吓人,其实心软着呐。
***。
她小跑两步跟上他,还举高了小花伞要把他纳入自己的范围内。可他个子那么高,穿着鞋子怕是有一米九的样子,她踮着脚那伞也只能磕到他的头。
倒像是故意要打他一样。
霍青山:“……”
他立刻往一边躲了躲,她却不放弃继续给他打伞。反正只要他不跑远还留在她的范围内,她就要***扰他。
她那么娇娇软软的,他竟是对她凶不起来,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认命一样伸手拿过她的小花伞帮她撑着。
分明是早上阳光正***,可她非要撑伞,又娇气得举不动,这么累也不知道图什么。
看他这么有眼力价,林盈盈更美了,双手捧脸笑得肩头抖动,慢慢地用肩膀去蹭他。
蹭了一下没蹭到,再一下还没蹭到,霍青山始终和她保持了一尺半的距离。
林盈盈嗔了他一眼,木头!哼,算了,反正你早晚是我的!
林大小姐从小到大看上的人或物就从没失手过。只有她不要的,没有她要不到的,就是这么狂!
她闻着他身上清爽干净的气息觉得心旷神怡,可霍青山嗅到她身上传来的独特香气却浑身紧绷,神经都紧张起来。
到了河边,日头也跃上了树梢,照着河面波光粼粼。杨柳依依,鹅鸭成群,河边的水草更是清新碧绿,让人心旷神怡。
林盈盈深吸一口清新的水汽,“我喜欢这样美丽的田园风光。”
霍青山:“你该去割麦子。”
林盈盈嘴角扬起,这男人怎么就这么可爱呢,对她没招儿却还不敢凶她,只能暗搓搓抬杠。
她看霍青山正在给黑骏马卸鞍子,就过去跟他继续抬杠,“我承认我力气小,怕晒,我割不了麦子,但是人和人的价值是不一样的。有人擅长割麦子,有人擅长做别的。”
霍青山看了她一眼,很聪明地没有接话,反正也说不过她,如果她没理怕是又要一边掉眼泪一般边控诉他。可他心里还是吐槽了一句:你擅长欺负人。
林盈盈歪头睨着他,“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觉得我特有道理?”
霍青山沉默地点点头,道理也怕你。
看他那么乖,林盈盈笑道:“我来帮你刷马,让你看看娇气的女性也有能干的一面。”
她抬脚把鞋子踢掉,然后撩起***开始脱袜子。
旁边的霍青山猛得背过身去,生怕看到什么不该看的。
脱掉袜子,林盈盈又把裙子往上提,将***提到膝盖处用裙带绑住,露出一双雪白纤长的小腿。
霍青山的视线就不敢往下去了,仿佛有什么东西会蛰到他的眼睛,呼吸都要和黑马一样粗重了。他赶紧把马鞍放在一边,把侧袋和挎包也摘下来放在一边,从侧袋里掏出一个毛刷子,拍了一下马臀让它下水,他跟下去给马刷背。
林盈盈看得兴起,也丢开小花伞踢腾踢腾地下了水,“啊——,这水好凉啊!”一入水她就惊跳起来,情不自禁地打了个激灵。
虽然已近端午,白日气温很高,可地表温度升得没那么快,现在还是早晨河水自然更凉了。
霍青山不敢看她那方水域,淡淡道:“早晨水凉,你还是上去。”
林盈盈一扬下巴,“不,我要帮你刷马!”
她慢慢地往他身边走,浅水区河底下都是鹅卵石,踩上去滑溜溜的硌脚。她不小心踩到一块有棱角的,扎得啊呜一声,眼泪都要出来了,“好疼疼疼!”
她忍不住跳了一下,要把脚抬起来揉揉。
霍青山脸色一变,“别动!”
不等他说完,林盈盈已经脚下失衡,身体往水里趴去。
霍青山侧滑了一步闪过去,飞快地伸手臂挡了她一下。
当那少女温软的胸撞上他的手臂,霍青山脑子里嗡了一声,原本想收力缓冲一下扶住她的,这下也僵着不敢动了。

七零旺家白富美全文阅读

林盈盈胸口撞在他坚实刚硬的手臂上,疼得眼泪立刻打转,“嘤嘤嘤……好疼哦。”
她扶着那条铁臂站稳了,大眼泪汪汪www.zjtechexpo.cn地控诉木头男人,“你就不能扶我一把?”
他手臂那么硬,自己不知道吗?他要是扶她一把,她就不会整个身体的重量撞上去,多疼啊!
手臂上还沾染着挥之不去的柔软触感,霍青山握住了拳头,沉默地看着她娇气的模样,片刻,他低沉道:“你看,我并不适合你。”
林盈盈眨巴了一下大眼睛,抬手用纱布擦了擦眼泪,“不要岔开话题!这可不是适合不适合的问题,这是……”她眼波流转,又破涕为笑,收了眼泪睨着他,“呀,你可以抱我的嘛,反正又不是没抱过……”
霍青山的脸瞬间发热,被她这样直白的话***得扭头不睬她。
林盈盈把手伸给他,娇气道:“疼……”
霍青山不看,淡淡道:“上岸吧,你的手不能沾水。”
她的手被绳子磨破皮,伤势不重,涂了药膏好得也快,一般人就无所谓了,独她格外娇气一些。
林盈盈从善如流,她摸摸黑骏马的背,柔声道:“那我手好了再帮你刷啊。”她还张开手臂把自己贴在马腹上,感觉它腹部起伏。
水波粼粼,倒映着蓝天白云,绿树红花,还倒映着她和他。
霍青山的视线在水面掠过,旁边是她的倒影,而她穿了裙子……他的脸不受控制地热起来,赶紧移开视线,仿佛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一样。
林盈盈就扶着马腹,开始轻轻地踩水玩儿。她皮肤洁白细腻,在阳光里真的耀眼。
霍青山都要被她晃晕了,却还不能说她。他转过另一边去刷马,避免看她的身体和身下的水波。他越发沉默而坚定地刷着马背,一下下,动作沉稳有力,根本就没主动往她身上看一眼。
林盈盈扶着马腹,下巴搁在手背上,逗他,“霍青山,你这么禁欲,过得辛不辛苦?”
男人不是都那啥么,他这样……
霍青山深吸一口气,幽深的目光越过马背瞥了她一眼,锋利而深邃,带着迫人的力道。
林盈盈却不怕,她都要嫁给他,她怕什么!
这个男人多好玩呢。
她冲他嫣然一笑。
霍青山突然发现她脸颊下方有圆圆的两个小梨涡,有点可爱的风情,他一句话也没说,加快了刷马的动作,觉得带她来刷马就是个错误。
这时候林盈盈肚子咕噜一下,她小脸皱起来,委屈巴巴的,“霍青山,为了等你回来,我早饭……饿了好几顿没吃,好饿啊……”
霍青山:“…………”你赖上我了是吧。他下巴点了点岸上,“挎包里有吃的,自己去找。”
林盈盈立刻欢喜地踩着水上岸了。
霍青山停了刷马的动作,紧张地看着她,甚至跟着她走了两步,生怕她啪叽一下拍在水里,到时候又要哭着指责他。
她如同一只轻盈的蝴蝶飞上岸,蹦跳了两下,回头朝着他微微一笑,“你看,谁说你不适合我,你都知道保护我了呢。”
这男人多聪明啊,一调/教就上道!
霍青山:“…………”他转身默默地拍了拍马背示意它趴下。
黑骏马便卧在水里,让主人给刷最上面的鬃毛,***得不断地打着响鼻喷着水。
林盈盈赤着脚上了岸,踮着脚去翻他的挎包,竟然从里面翻出一只小铁盒来。这种铁盒饼干林盈盈都吃腻了,她箱子里还有一大堆呢。这肯定是给他弟弟妹妹带的,她反正也不喜欢吃,就算了。她把铁盒饼干给放回去,又翻了翻,里面却没别的吃食。
她走回岸边,站在那里欣赏水里的霍青山。
此时日头升起,照着水面明晃晃的金麟跳动不已,黑骏马卧在水里,他俯身给它刷背。
他挽起来的军装裤腿湿了一截,水流顺着他肌肉结实流畅的小腿往下淌,他的腿很长,俯身的时候大腿、***、腰线形成一个优美的线条弧度,上衣扎在裤腰里,下面开了两粒扣子,紧实平坦的腹肌若隐若现引人遐思。
他草绿色的衬衣袖口挽起,露出漂亮修长的小臂,随着他的动作起伏小臂牵动着大臂和后背流畅漂亮的肌肉,充满了力量的美感。
真是赏心悦目!
她为自己挑男人的眼光叫好,林盈盈,不怕你骄傲,给你一百分!
“霍青山,我饿~~”她轻轻地揉着肚子。
霍青山:“吃饼干。”
林盈盈噘嘴,“吃腻了,不想吃。”
霍青山想说那你回知青点吃饭,不过看她那似娇似倔的眼神,就知道这是故意赖着他呢。
他应该直接冷着脸说我不喜欢你这样的,不会娶你的,你死了心吧,她会扭头就走吗?
霍青山动作停顿了一瞬,不会,刚才他说过的,她这不是缠上来了么。
有去下地的社员们特意路过这里偷看他们,如今满村男女老少都知道林盈盈和霍青山的事儿。
如果是别的未婚男女在这里刷马调情,他们肯定得说说闲话,对霍青山就不会。
一来他这人性子冷硬,天天扳着个脸,开不起玩笑的样子。
二来嘛他背负着克妻的恶名,这辈子可能要打光棍,好不容易有闺女要嫁给他,大队干部都乐见其成。
当然少不了有那歪心思的,本身看霍青山比他们优秀就嫉妒,后来霍青山克妻娶不到媳妇,他们觉得终于赢过他。
可这会儿人家霍青山眼瞅着就要娶个城里来的漂亮知青,家境还很好的样子。
这同龄男人该死的嫉妒心和胜负欲,就真的挡都挡不住地从眼神和话语里流露出来。
“哟,青山呐,什么时候请我们喝喜酒吃喜糖啊!”
“我看这速度年底把孩子洗三一起办了吧!”
“林知青,你可好好疼我们青山兄弟啊,别欺负他!”
男人们嘻嘻哈哈地说笑着,嘴上占着便宜脚下却不敢逗留,生怕霍青山揍他们。
听着那些闲言碎语,霍青山冷峻的眉眼没有丝毫波动,却下意识地抬眼去看岸上的林盈盈。
一个娇气脸皮嫩的城里姑娘,怕是要臊死了。
谁知那少女正若无其事地赤着脚在柳树下正揉着肚子扮戏呢,那柔弱娇美的身段,如弱柳扶风,演的八成是要饿死的女人。
随着她踢腿的动作,裙裾飞扬翩跹若蝴蝶,霍青山忙移开视线,又隐约看到了什么,他微微蹙眉,涉水大步走上岸来。
林盈盈朝他微笑,“饿姑娘跳得好看吗?”
霍青山没说话,却拎着马鞍在她面前蹲下去,低声道:“踩上来!”
林盈盈不解,还玩情/趣呢?***。她白嫩的脚丫不安分地踩在马鞍上,看他要玩什么。
呈现在霍青山眼前的这只脚丫,纤长秀美,雪白无瑕,犹如上好的工艺品般,让人忍不住想要把玩。他垂眼看了看她的小腿,上面有几块乌青,颜色深重发青发紫,看来是那天磕的。
目测没有大问题。
他起身:“给你的药膏可以揉揉淤青的地方。”
林盈盈举了举自己的手,“我擦手了。”
霍青山便没再说什么,他快速地把马刷好,然后拍着它上岸。
黑骏马在水里站起来,哗啦啦地猛得一抖,晶莹的水珠闪动着金色的光芒像碎金子一样四处飞蹿。
它旁边的霍青山被它甩了个正着,岸上的林盈盈都不能幸免。
她娇声惊呼着赶紧躲开,“哇,你可真淘气!”
她问霍青山:“淘气叫什么名字?”
霍青山:“黑子。”
林盈盈:“……”是挺黑的!
黑骏马咴咴叫起来,咧着嘴非常开心的样子,然后跃上岸来,在岸上继续甩水珠。
这下子林盈盈的衣裳都湿了不少。
她的裙子是那种细棉布的料子,一旦沾水一滴氤一片呢,她护着胸口却把后背露出来,***的肩带都透出来了。
霍青山的视线碰到,就跟被烫到一样赶紧去牵马,让它安静一下。
黑骏马撒欢完却哒哒地跑了,顾自去吃野草,并不肯给主人当挡箭牌。
霍青山衬衣湿透了,贴在身上,湿漉漉的便勾勒出健美的身形。他是很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身材,肌肉结实匀称,线条流畅漂亮,看得林盈盈忍不住想抚摸一下。
要是有支画笔,她绝对可以画得非常传神。
霍青山发现这女人可真大胆!
她的脚、腿、肩带,他都不敢正眼看,她倒是好,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盯着他胸口和腹部看个不停。被她那肆无忌惮的视线看过的地方,他隐隐觉得皮肤发烫。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想起政委说的女妖精红粉骷髅的故事,却也没有让林盈盈的形象丑陋起来,反而让她清澈的眼神都带上两分魅惑,风情肆意。
他忙俯身去收拾东西,抽出一条手巾递给她,“擦擦脚穿上鞋子。”
林盈盈接过去擦擦头发和身上,如果是别人,比如叶之廷或者叶曼曼,她会毫不犹豫地拿来擦脚。可这是她自己选的男人,她会待他如己,她擦脸擦脚擦屁屁的手巾可都是分开的呢。
她拿着手巾踮脚要帮他擦头发,霍青山侧首躲开,故意板着脸,“请你不要……动手动脚。”他不怕人说闲话,可她一个女孩子被人说就不好了。
林盈盈看古董一样看他,背着手用身体去碰他,他又躲开,不满地看她。
林盈盈咯咯娇笑,“我可没动手动脚呀。”
霍青山把自己的手巾拿回去顺手擦了一把脸,却嗅到了从前没有的淡淡幽香,手上一僵赶紧把手巾挂在挎包上。他直接穿上鞋子,然后把马鞍和挎袋等拎起来,视线又落在地上的白袜子和白皮鞋上。
林盈盈闹腾得有点累了,她就直接拿袜子擦擦脚,赤脚穿皮鞋,再把袜子塞在了小提包里。她挎着小包打起伞,还努力地要给霍青山也遮阳。
霍青山躲开,却也没再腾手给她撑伞,而是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淡声道:“林知青,我们把话说清楚,我不会娶你的,你莫要再纠缠。”
林盈盈娇俏地望着他,“你心说的还是嘴巴说的?”
霍青山:“嗯?”
林盈盈笑了笑,“言不由衷可不行,那你说说为什么不娶?”
霍青山:“你是温室花,我是田间草,我们不是一路人。”
“错!”林盈盈打断他,小脸一本正经的,“霍青山同志,你犯了经验主义错误。我不是温室花,我是领袖的战士来广阔的农村锤炼自己。你也不是田间草,你是党和人民的好战士!而我们……”她伸手拍了拍霍青山的手臂,充满同志友爱地笑道:“都是共产主义接班人!”

本站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本站为您带来的七零旺家白富美全本资源全集版全文阅读 ,整个小说资源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点击免费阅读七零旺家白富美全部章节!

林盈盈小说仅代表七零旺家白富美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